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创头条快享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创业板十年:三大富豪跌落神坛 股价腰斩 市值蒸发近千亿

12024
融中财经 2019-11-05 17:38 抢发第一评

作者 | 阿布

2000年10月,深圳证券交易所在内部完成了创业板技术系统的全网测试。创业板“来了”,深创投、达晨、同创伟业等本土创投机构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快速建立起来。2001年一年时间,仅深圳设立的创投机构多达190家,是前一年的3倍有余。

狂欢之下,冷雨袭来。创业板的设立被中止,本土创投机构进退无门,进入了漫长的冬夜。伴随着中国第一家高技术创业投资公司--中创公司的夭折,大批创投机构开始苦熬。

这一熬就是9年,达晨从湖南起家,在最艰难的时期,每年只投一两个项目,电广传媒的一些高层曾建议刘昼从深圳撤回长沙。时任深创投掌舵者的靳海涛也不好过。如今的本土创投领头羊,当时被深圳市政府认定为“问题非常严重”,艰难时期,深创投将部分资金委托证券公司进行操作,这一做法让其账上有高达16亿的资金无法收回。

2009年10月30日,创业板的开市钟声打破了已寂静许久的创投市场。十年磨一剑的创业板终于拿下神秘的面纱。

在28家上市企业背后,有23家企业曾获得VC\PE的投资。其中本土投资机构占据18家,本土创投迎来高光时刻。当天,靳海涛、郑伟鹤、刘昼等人一同出现在深圳五洲宾馆,等待着创业板的开闸。

达晨创投因连中亿纬锂能、爱尔眼科和网速科技三元被奉为创业板“金手指”。此外,深创投也投中4家创业板企业,奠定了深创投的领先地位。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2019年,科创板推出。深创投命中8家,达晨命中7家,同创伟业命中5家。十年前,创业板曾被誉为“中国纳斯达克”,十载春秋后,科创板也被赋予了相同的寓意。

时间拨回2009年,创业板首批28家公司集体上市,掀起了一场造富的神话。据当年的报道,28家创业板公司,让74名亿万新富翁一夜诞生。

其中,身家最高的是乐普医疗董事、总经理蒲忠杰,其持有乐普医疗6043.67万股股份,按29元的发行价计算,蒲忠杰的身家高达17.53亿元。排在第二名的是华谊兄弟的王忠军,身家为12.55亿元。神州泰岳的董事长王宁和董事、总经理李力分别持有1760.96万股,以该股发行价58元计算,他们的身家均达10.21亿元,并列第三。

时针再次转动,当年位列前三的蒲忠杰、王忠军、王宁、李力所在企业物是人非、时过境迁,而“28星宿”也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华谊兄弟:曾让冯小刚日赚2亿,如今市值蒸发700亿

根据Wind数据显示,创业板首批28家公司平均收入规模由2009年的3.52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25.19亿元

2019年1-9月,28家企业中,营业收入下滑的企业有12家,净利润下滑的企业有8家,其中6家企业前三季度亏损。在这其中,亏损额最大的是华谊兄弟。作为内地影视第一股,华谊自上市起,就是炙手可热的创业板明星。2018年,“阴阳合同”后,限薪令等多个政策的下发,让影视行业入冬,华谊至今仍在谷底徘徊,而当年造富神话榜的探花郎,开始变卖收藏品以充盈华谊的现金流

1a.png

2009年10月30日,华谊登陆创业板以63.66元开盘后迅速攀高,至首日收盘时,收报70.81 元,涨幅147.76%。按照首日收盘价,持有华谊兄弟288万股股份的冯小刚账面价值达到2.03亿元,扣除288万元成本,净赚了2.01亿元。

华谊兄弟财务数据显示,2006年净利润为2356.41万元、2007年为5824.46万元、2008年为6806.45万元、2009年上半年为3163.44万元。

2018年,是华谊兄弟自2009年A股上市以来归母净利润首年亏损。年报显示,华谊实现归母净利润亏损10.93亿元,同比下降231.97%;归母扣非净利润11.81亿元,同比下降1001.40%。华谊兄弟将亏损原因归结为“重点电影项目的票房失利和商誉减值”。

2019年,华谊三季度报显示,今年1-9月份,华谊兄弟净利润为-6.52亿元,较上年同期大幅下滑298.56%。

最令人忧心的是,截止第三季度,王忠军期内持股5.78亿股,持股比例20.69%,质押5.77亿股,质押比例已经高达99.98%;第三大股东王忠磊,期内持股1.68亿股,质押1.674亿股,质押比例达到99.67%。

与此同时,前三季度,华谊兄弟短期借款达20.4亿元。截至11月5日收盘,华谊兄弟市值为125.49亿。距离早前800亿市值的“财主”,华谊早已风光不再。

乐普医疗:依靠并购壮大 ,10年花60亿完成30余起并购

作为造富榜的首位,蒲忠杰执掌的乐普医疗是一家制药经营医疗器械公司,专业从事心脏介入和麻醉监护医疗器械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也是国内最早进行冠脉血管支架和球囊导管技术研发的厂家。乐普创立于1999年6月,由国家直属高科技研究所、留美归国创业学者蒲忠杰和基金管理公司共同投资创立的高新技术企业。

在发展过程中,乐普医疗凭借并购实现了快速发展,走了一条与恒瑞完全不同的路线。

2009年上市后,乐普不断并购,现有的重磅、细分市场的龙头产品,都是其通过外延式并购获取的,2017年底原有业务占比仅有26%。据不完全统计,乐普医疗上市以来耗费了60多亿,做了30多项并购。如2010年,收购卫金帆医学63.15%的股权,1.5亿收购思达医用100%的股权,2010年-2013年乐普分别三次共花费2.18亿收购秦明医学,2013年和2016年乐普医疗耗费11.09亿100%控股河南新帅克等等。

乐普的股东堪称豪华,其第一、二股东为中船重工集团全资子公司七二五研究所、中船投资。由于前两大股东均为国有股东,所以上市前,中船重工集团将两家持有乐普医疗的410万股划转给社保基金,七二五研究所的股比从32.9%降至28.9%,中船投资的股权从21%降至18.5%。

身家最高的是乐普医疗董事、总经理蒲忠杰,其持有乐普医疗6043.67万股股份,按29元的发行价计算,蒲忠杰的身家高达17.53亿元。

乐普作为首批创业板上市企业之一,背后出现了外资投资方,美国华平投资的身影。

资料显示,2006年11月,美国华平投资集团旗下的Brook公司以8689万元对北京乐普进行增资,取得10%的股权;2007年2月,Brook公司再次以1955万元的价格和6733.89万元的价格,分别从乐普医疗原股东七二五所和中船投资处购得2.25%和8.6%股权。

2a.png

根据乐普医疗201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乐普实现营收39.21亿元,同比增长32.71%;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55亿元,同比增长42.68%;实现扣非净利润9.19亿元,同比增长37.21%,研发投入2.81亿元,同比增长44.79%。乐普医疗取得11.55亿元的净利润中,包括转让子公司股权和政府补贴共计1.16亿元。

看上去业绩尚佳,但趋于平缓的业务增长正在为乐普埋下隐忧。

近年来,乐普医疗将新型医疗业态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主要包括智慧医疗、类金融业务及战略股权投资三部分内容。其中智慧医疗业务为公司药品、器械、医疗服务三大板块提供互联互通的支撑作用,是其大力培育并推进的业务,不过据公告显示,报告期内,该业务共亏损5093.95万元。

神州泰岳:痛失飞信“现金奶牛”,前三季度净亏2.9亿

“这个公司其实已经完蛋了,神州泰岳是外包中国移动飞信起家的,中国移动现在放弃了飞信,那么神州泰岳也就没有奶吃了,这几年每年都在亏损(报告都是造假的),股票跌成渣渣,员工持股也失败了。”一位自称为泰岳在职员工的网友爆料。“工资一般是不会涨的,面试的时候说一年1到2次涨薪,年底14薪都是骗人的,我两年没涨薪了找了也不拒绝也不答应就是各种忽悠画饼。”

3a.png
4a.png

2008年7月14日,证监会第101次发申会上,神州泰岳的首次公开发行未获通过。一年之后,神州泰岳再次上会,并由中小板转战创业板。当时,神州泰岳被质疑最大的风险来自“飞信”。

“高度依赖飞信外包服务业务是公司的业绩雷区”,一份来自中金公司的研究报告指出,飞信运维支撑外包服务已成为该公司业绩的主要支撑。

在神州泰岳的业务构成中,飞信的运营维护支撑一直是其最主要的收入和利润来源,堪称“利润奶牛”。

2007年度、2008年度和2009年1~6月,来自飞信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8774万元、2.78亿元和2.25亿元,在公司营业收入中的比重分别为19.82%、53.50%和68.99%。在净利润中的占比分别为42.23%、75.47%和76.30%。

资料显示,2007年6月,中国移动正式商用飞信业务,到2009年,飞信已发展了2亿注册用户,5400多万活跃用户,每月的新增用户有750万之多。

站在2019年回望,这种绑定飞信模式,为神州泰岳带去了极大地不确定性。飞信早已经成为历史,神州泰岳一块相当重要的阵地失守。

2019年三季度报告显示,神州泰岳实现营业收入为10.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6亿元,比上年同期-1.53亿元,亏损增大。

意识到飞信业务的依赖风险,神州泰岳近年来也曾努力调整业务结构,但转型不易。此前,神州泰岳曾尝试开发服务“三农”的农信通产品、布局电子商务、上线特产购物B2C网站千腾网,甚至还尝试了移动互联网,推出了一款名叫“翻东西”的导购类应用。

最近两年,泰岳形成了四大业务板块:传统ICP的运维服务,游戏事业部,还有两个新板块,人工智能和物联网。从目前看,新板块的业务也未给神州泰岳带去转机。

截至目前,三家上市公司总市值也不过700亿。

十年变迁,曾经的富豪榜今夕早已易主,物是人非,其中的顿挫转折,引人长吁。曾经的明星股例如网宿科技、乐视网、暴风集团如今走下神坛,甚至被打进地狱,随之而来的是迈瑞医疗、宁德时代,改变可谓不可不小。

作为历经十年发展、总市值达到5.61万亿元的市场,创业板也面临着自己的难题,如何解决存量是关键。作为第二块试验田,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也将成为今后“存量改革”的范例,对于其他板块的注册制改革产生巨大的借鉴意义。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喜欢这篇 (1)
评论一下
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创头条快享版APP